李赓接受《新城快报》采访

By 新城快报

《星际迷航3》上映之后获得一众媒体的关注,同时也引发了不少业内人士对中国科幻电影现状的担忧和思考。作为科幻电影制作的重要一环,视效产业也被提升到考量国家工业水准的高度,作为行业内的领军企业,Base FX 项目总监李赓接受了《新城快报》的采访,以独特的视角从制作和产业的角度阐述了自己的看法。

•这次参与电影星际迷航3制作,BASE主要负责哪方面, 您自己负责哪方面? Base FX负责了120多个高难度特效镜头的制作,包括CG的掠夺者;全CG头部替换及形变;全CG镜头地下巢穴;企业号的CG延伸等等。我负责视效总监的工作,工作内容包括和制片部门一起负责报价、制定项目工作流程和进度安排;同时在CG总监和其他部门总监的帮助下把控制作效果;每天和客户沟通确认客户需求和反馈。

•项目耗费了多长时间,最大难点是什么?怎么解决的? 项目耗时3个月左右。最难的一类镜头是地下巢穴中Krall吸取受害者生命时全CG头部的替换和变形。

如此高难度的头部替换制作是我们的第一次。包括制作流程上、头部转换的技术上都作了很多新的尝试和研发。比如Krall的形态变化,我们商定制作计划:为了优化扫描模型的拓扑转换以及模型的制作、同时在渲染的时候减小文件负担,方便合成进行微调,我们制作了3套Krall的资产。类人型的KrallA、最后状态的KrallC以及中间的状态KrallB。这三个状态通过同样的blendshape动画各自渲染,输出三套同样动画但是不同模型的序列素材,这样的好处是三个素材基本在形态、模型上是保持一致的,但是材质贴图是各自的贴图,这在后期材质变化的调整时方便选择而不用每一次调整都全都重新渲染。但正是对材质的随机选择上我们也花了一部分研发精力,通过我们特效艺术家Stian Halvorsen的努力,生成了随机性mask,后期再通过合成把三套素材融合起来。

•参与完成星际迷航3项目的团队人数、工作内容分配、国籍、性别、年龄、所学专业等构成 这个项目BASE前前后后一共有260人左右参与其中,因为项目工期非常短,所以争取到了更多的人才资源以保证项目的顺利完成。工作内容的分配上,我们和好莱坞保持着同样的标准,流程细分化,制作中的每一个细小的工种都有专门的部门专业的艺术家去完成,不存在一个艺术家参与多个流程的制作的情况,这样才能保证质量和制作人员的专业性。我们的国际员工在这个项目中大概占到30%左右,主要是部门总监和高级艺术家,剩下的70%都是中国人,有总监、高级艺术家和普通制作人员,分布于项目的各个层级。男性员工稍偏多,但是总体保持着一个平衡,这也得益于我们招聘之初HR部门对这方面有一定的标准。我们的员工大部分是年轻人在30岁以内,他们也是公司的中坚力量,基本都是影视相关专业毕业的。

•这次参与制作,与之前的有什么不同,您的感受是什么? 这是第一次和Bad Robot及其相关公司的合作,Bad Robot的成名于科幻电影的制作,由著名导演J.J Abrams创立。虽然之前已经参与过《星球大战7》,但是这次依然很兴奋有幸参与世界上同样著名的科幻电影系列《星际迷航3》,这次和Bad Robot的成功合作,也延续、加深了之后两家公司继续合作的可能。

•参与过那么多次好莱坞大片合作,您觉得和这些大公司打交道,有哪些门道? 好莱坞的大公司,特别是特效公司都是由一群极客组成的,他们对细节的要求非常非常的高,也愿意为之付出时间和成本,这也是完成高质量效果的必要前提。随着我们参与的国产项目越来越多,我们也遇到很多国内的客户注重细节,不再是我们印象中的那么浮躁又要求时间又要求效果,大家都越来越专业。

•这次您最满意的制作是什么?为什么? 这个项目来说还是Krall的头部形变的一个镜头。原因很简单,最后效果我自己都很难相信那是电脑制作的,而不是特效化妆。

•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公司,这些好莱坞公司是怎么找上门谈合作的。 Base FX 是一家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在高端生物角色、流体及动力学特效以及写实级别数字环境等方面有着非常强的实力,曾经拿过三次艾美奖。2012年,公司与工业光魔和卢卡斯影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此后我们接手了很多好莱坞大片的后期工作,参与过《美队3》、《变形金刚4》、《星战7》等等,所以公司在业内的实力有目共睹,好莱坞的公司包括很多国内的大片其实都是冲着我们的团队和技术水平找上来的。

•此前您说过特效技术中国与国际领先团队差距不大,差距更多体现在行业分工不够细化、公司制度不完善等。您的公司在这方面如何呢? Base的发展正是得益于分工和流程上的完善,我们完全和好莱坞的顶级制作流程接轨,包括IT部门、制片部门、概念设定、视觉预览、流程部门、模型部门、绑定部门、跟踪部门、材质部门、动画部门、特效部门、数字绘景与环境、灯光部门、合成部门、擦除与遮罩部门等10几个部门,每个部门有最专业的艺术家,他们在对各个部门都了解的基础上又只专于自己的本部门的工作,这样才能保证特效的每一个流程的专业性,每个人都在自己的领域做到最极致化。这样就避免了“五毛”特效公司的那种一个艺术家参与多个流程的制作,每个流程都会但是每个流程都不专的尴尬。

• 对于特效制作艺术家的养成,公司有相关培训机制吗? 是的,我们不仅在制作部门内部积极定期开展技术分享会,对于有部分经验的应聘艺术家我们开展为期3个月以上的免费Base Camp培训课程,以帮助大家了解好莱坞的制作流程和技术,方便大家入职后直接进入项目制作。更重要的是,今年我们设立的Base Academy也即将开始招生的,这即面向有经验的艺术家也面向相关专业的学生。

•目前,国内顶尖级的特效制作人才数量、地区分布?以行业来看,需要达到什么样的专业及素质要求? 目前国内的高级、顶尖特效人才还是处于奇缺的状态,根本无法满足和跟上国内电影行业的发展步伐。目前现有的人才主要分布在北京和上海。北京是电影特效、动画的大本营,上海更多的还是广告和游戏等。其他地方比如成都、南京、无锡会有一小部分人才的聚集。从艺术上来说,顶尖人才需要对电影理论知识有一定的了解;技术上,他们需要掌握自己工作内容的最新咨讯和最新的技术、流程,与代表当今技术最高水平的好莱坞接轨。这些都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的,需要数年乃至数十年的积累。

•此前您认为中国特效电影市场小,您认为完善这一市场还需要整合哪些资源?能否预判一下成熟的市场还要多久能形成? 我个人仍为目前加速市场发展最好的方法还是和好莱坞进行合作,这也正是目前政府及各大制片公司包括BASE正在积极做的事情。先在中国电影市场的发展已经超乎想象了,虽然目前来说还是小,但这是正对和好莱坞对比来说的,事实上我们在全球的市场上已经仅次于美国,且发展速度惊人。很高兴BASE也正参与其中见证了这些年来中国电影在制作规模和精良程度上的变化。

•目前国内观众对特效电影的反应普遍是:国外大片叫好,国内被骂成‘五毛特效’,您觉得国内特效电影与国外大片成片效果差距大吗?造成的原因有哪些? 五毛特效的称呼更多的是出现在电视剧网剧上,中国的电影里虽然也时常有被骂五毛特效的作品,但是随着这些年的发展,越来越少,和好莱坞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造成这些差距的主要原因个人认为还是三点最主要: 1. 市场规模虽然以及很大,但是和好莱坞没法比。好莱坞一部特效大片动折上亿美元,中国的特效大片基本没有投资上亿美元的,这就决定了相对于特效部分的费用是远远少于好莱坞对于特效的投入的。对于这个差距这个我们需要有耐心,这是电影票房的所决定的,好莱坞的大片卖座的在全球,票房上10亿美元,中国的电影目前还是很难达到这个数字的。票房的极限决定了电影投资的极限,但是我多国产电影还是充满信心的。
2. 人才的缺失。虽然我们掌握着好莱坞的顶级技术,但是目前中国能够熟练运用这样技术的艺术家还不能满足一部特效大片需要的人才需求量。这个行业是重资产行业,偏向于劳动密集型,所以你几个、几十个技术达标的人才是远远不够的,需要上百上千个这样的人才参与才能完成。
3. 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也就是说缺乏了解中国文化的总监级顶尖人才。对于中国人来说,虽然了解中国文化,但是达到总监级别的人物还比较少;而对于外国人来说,他满足了总监的门槛要求,却不够了解中国文化。这就出现了目前的个别现象:随着咱们电影投资的越来越大,制片方会请到好莱坞的总监来负责特效工作,甚至特效制作也外包到国外,但这些请来的外籍总监不一定了解中国文化,所以最后很多中国的奇幻、魔幻大片大制作出现了像太空飞船、机械感强的护甲等等科幻片中才会有的内容,在整个电影中显得非常的格格不入,最后必然事倍功半,票房也不好。
很高兴BASE在这些方面都注重着培养,也积极与国内市场融合同时又与好莱坞接轨,作为一个桥梁一样的角色发挥着自己的作用。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