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期制作,点石成金

华莱坞聚集180多家制作公司,完成《环太平洋》等200多部影视剧制作

by 王伟健 @ 人民日报

作为科技含量最⾼高的环节,后期制作在电影产业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甚⾄至成为许多⼤大⽚片制作中的重头戏。由于其“点⽯石成⾦金”的神奇表现,后期制作又被称为“魔术师的⼯工作”,也成为中国电影产业新的发⼒力点。

在这⼀一领域,⽆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进⾏行了许多尝试,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后期制作在中国电影产业中的发展如何,有何进步,有何不⾜足?⽇日前,记者⾛走进这家又被称为华莱坞的后期制作基地,⼀一探究竟。

——编 者

⼀一颗导弹飞来,⼤大厦瞬间⽕火光冲天;英雄纵⾝身跃起,穿越在摩天⼤大楼之间;惊涛骇浪间,⼩小船瞬间冲上浪尖,瞬间又跌⼊入⾕谷底……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电影镜头,并⾮非实景拍摄所得,⽽而是依靠后期制作完成。

电影拍摄完成后,就进⼊入后期制作阶段,主要⼯工作包括镜头剪辑、画⾯面调⾊色、特效制作、⾳音乐制作和声⾳音合成等。后期制作是影视产业科技含量最⾼高的环节,会占⽤用⼤大量资⾦金,又被称为是“魔术师的⼯工作”。主攻这⼀一⽅方向的⽆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近年来发展势头迅猛。

“获第⼋〸六届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提名的电影《独⾏侠》《环太平洋》,就是在这⾥进行后期制作的。”华莱坞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施娟介绍,2014年,园区实现利税4000万元,2015年⼀一季度已实现利税5000余万元。“这是电影魔术师点⽯石成⾦金的效果。”施娟说。

良好势头

园区2015年⼀一季度实现利税已超过2014年全年太湖之滨的⽆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里,观众很喜欢去参观一间小绿屋:三⾯面墙壁和地⾯面都盖着绿布,中间摆着一条铺着绿布的板凳。只要坐在板凳上,⾯面前屏幕上就能显⽰出电影《阿凡达》中的场景:坐在⼀条飞龙的背上,在⾼山流⽔间穿梭遨游。“这些就是经过绿幕抠像、数字合成等电影后期制作产⽣生的效果。”施娟介绍。

产业园又称为华莱坞,⽆无锡市滨湖区宣传部副部长蒋锦介绍说,产业园总规划⾯面积约6平⽅方公⾥里,⽬目前,占地约500亩的核⼼心区⼀一期⼯工程已交付使⽤用,这⽚片曾经的钢铁⼚厂房,如今已吸引了180多家电影制作公司⼊入住。

在规划沙盘上,记者看到,5排由⼚厂房改造的⼯工作室,已经挤满了电影制作公司,英伦华夏、倍飞视、摩科等都已在此“安家”。“这些都是在国际数字电影制作界赫赫有名的公司。”施娟说,⽐比如,英伦华夏是英国E3D公司在国内的公司,曾为《哈利·波特》《007》等电影制作过特效。

在倍飞视公司的办公室⾥里,⼯工作⼈人员正坐在硕⼤大的电脑显⽰示器⾯面前,为某影⽚片制作特效。“我们刚来华莱坞时,只有15⼈人,只⽤用了⼀一年时间,公司就超过了100人。”倍飞视公司全球副总裁谢宁介绍说,倍飞视公司⼊入园2年以来,已完成《独⾏侠》《环太平洋》等30多部影视剧的后期制作。

“我们的价值主要体现在特效制作阶段,我们提供的服务涉及特效制作的各个环节,⽐比如视效预览、场景延伸、⽣生物⾓角⾊色、流体及动⼒力学特效等”。谢宁举例说,在《环太平洋》这部电影中,他们完成了近400个特效镜头,涉及的制作流程包括动画、特效、灯光、合成等,这打破了国内特效公司只能提供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基础视效服务的观念。

目前,华莱坞累计完成影视项⽬目拍摄制作200多部。2015年,已有《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星球⼤大战7》《饥饿游戏4》等50多部国内外⼤大⽚片在园区进⾏行拍摄和后期制作。施娟介绍,园区2015年⼀一季度实现利税5000余万元,已超过2014年全年。

广阔前景

数字电影制作是“未来的发展⽅方向”

出神⼊入化的影视特效镜头,让观影的消费者充分感受了视觉艺术的⽆无穷魅⼒力。正是看到了后期制作的“魔⼒力”,⽆无锡市滨湖区委书记袁飞表⽰示,“我们深⼊入考察了美国、欧洲等地的电影基地和制作公司,研究分析了国内怀柔、横店等地影视产业发展模式之后,将数字电影产业作为这个电影园区的主攻⽅方向。”不以外景拍摄为主,⽽而是以数字电影拍摄为龙头,以后期制作为基础的数字电影产业基地,这是施娟给华莱坞的定位。

目前,整个园区影视后期制作产业链基本形成,⼀一批前期影业公司、影视基⾦金及名⼈人⼯工作室也相继落户,⼀一个数字影视产业集群正在形成。施娟说,华莱坞的⽬目标是通过3—5年的发展,引进影视及其衍⽣生产业企业500家,集聚影视⼈人才3万—5万⼈人,实现影视及其相关产业年产值200亿元。“也许,不久的将来,‘Wuxi Studio’(⽆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园的英文简称)这个标志,会不停地闪耀在世界各地的影视⼤大屏幕上。”施娟憧憬着。

华莱坞的成长过程是近些年飞速发展的中国电影产业的缩影。⽬目前,施娟正在与来⾃自美国的电影公司谈合作事项。谈起数字电影制作,⼀一位美⽅方代表表⽰示,“这是电影产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无锡国家数字电影产业发展促进委员会名誉主席、曾任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的⽢甘尼斯也认为,在数字电影制作⽅方⾯面,美国处于领先地位,其他国家也出现⼀一些新的制作中⼼心,⽐比如伦敦、温哥华和巴黎,“中国在未来有着⼴广阔的前景。”

发展瓶颈

硬件差别不⼤大,但研发、⼈人才与创意设计等差距明显上海开圣影视公司曾参与制作《寒战》《京城81号》等电影,公司视效导演郑⽂文政认为,国内的影视后期制作进步良多,但与好莱坞相⽐比,还存在很⼤大的差距。

国内公司能做出诸如科幻⼤片《2012》那样的特效吗?北京天⼯工异彩影视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常松思索⽚片刻后回答:“如果能给我们充⾜足的时间,两年时间说不定真的可以做出来,但如果只有一年的话,就不⾏了。”

天⼯工异彩公司在国内电影后期制作⾏行业实⼒力雄厚,参与制作了《唐⼭山⼤大地震》《龙门飞甲》等电影。但就是这样⼀一家公司,对于⼀一些特效要求⾼高的电影,也有点⼒力不从⼼心,后期制作是⼈人才、设备、时间、资⾦金的综合体,要靠项⽬目和人才累积。

谢宁认为,我国影视后期⾏行业与国外先进⽔水平之间的差距,“就像是一个⼗⼏岁的少年与三四⼗岁的成年⼈的差别”。“虽然在发展程度上存在差别,但是国内影视后期制作⾏行业进步很快。并且作为⾏行业发展⽅方向主体的电影和游戏的融合以及影视云平台的建⽴立,国内都有所涉及。”谢宁认为,从技术流程⽅方⾯面,国内影视后期特效⾏行业已经和好莱坞差别不⼤大,但在⼈才培养⽅方⾯面,尤其是研发、创新上的缺乏,才是国内与好莱坞真正的差距。

常松也认为,制约国内影视后期特效产业发展的因素中,国内后期特效也许在硬件上与好莱坞差别不⼤大,但是后期制作的软件开发、创意设计,都与国外差距相当⼤大,国内这⼀⾏业的发展⼀是缺乏经验,⼆是缺乏管理,所以中国影视后期特效产业要追赶好莱坞任重道远。

甘尼斯也认为,后期制作作为影视产业科技含量最⾼高的环节,目前中国在这⽅面仍缺乏产业合⼒,在技术、⼈才等⽅方⾯缺少孵化和培育。

中国电影市场的飞速发展,令一些影视后期从业⼈人员⼼心态也逐渐浮夸起来,不满⾜足于只从事简单的基础⼯工作。“⽐比如动态遮罩,很多⼈会认为这个⼯工作太简单,是脏活累活的代名词,但实际上要想把动态遮罩做好很不容易。”谢宁认为,这种⼼态让⼈人忧。

谢宁说,韩国政府对电影后期制作产业有⼀一定的扶持政策,这⼀一经验或许值得借鉴。“现在很多国内的导演喜欢把后期制作放到韩国去做,就是看中韩国公司的⼈人才和经验,制作价格又与国内接近,性价⽐比⾼高。”谢宁说,关于这⼀一点,需要引起政府的⾜够重视。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