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京记】中国影视哪里强,潮白河畔找大厂

@南方周末

Chris Bremble又“跑出”北京了。

这个美国人来中国已经15年了,在北京创立了亚洲顶尖电影视效动画公司Base FX,三度获得艾美奖,并在无锡、厦门也设立制作基地。去年,他再次审视全盘布局,把目光投向了大厂。

大厂是哪里?

北京以东,大厂回族自治县隶属河北廊坊,与北京城市副中心通州区隔潮白河相望。

Chris毫不掩饰自己的远见。2006年,好莱坞事业红火之际,他来中国开启视觉特效事业,Chris跟他的朋友说“我在中国看到了影视行业的未来”。现在,他也看到了大厂的未来。

1最后一公里
Base FX 的血液里有着天然的培训基因,早期的员工都是教师出身。“中国整个特效行业的发展非常迅速,我们有足够的自信为将来培养出人才,其实不只是为了自己培养,也是为其他的公司,也是为了整个世界。” Chris鼓励年轻人走进Base FX,再走出去。Base FX 把大厂定义为培训基地,专注于创意团队培训,初步能容纳100个培训生、18个全职员工。

2017年7月, Base FX 开办的倍视学院培训班在大厂影视小镇低调开班。这家受到好莱坞认可的影视技术公司或许会为大厂的发展速度加上“特效”。

大厂很早就被定下文化产业的方向,但具体怎么规划,花了很长时间。2007年,华夏幸福启动大厂产业新城的开发与运营。“我们访谈了中国电影圈、电视圈上百个企业,约访了政府,才根据这边发展的诉求和当地的特点,逐渐地做出了几期的规划。”华夏幸福文创行业负责人、大厂影视小镇负责人李颖说。

在做大厂影视小镇前,设计者们研究产业链条,结果发现中国电影人才严重缺失,专业的人太少了,很多人都是抱着一腔热血投入行业。曾在迪士尼工作过的李颖说,“海外拍摄团队来中国拍摄,感受到了地大物博,但电影工业没人,专业没有、技能没有、工程师没有、摄影、摄像都离国际大片水准有差距。所以一个影视小镇不能只做摄制,还要为这个产业做更前端的事。”最终大厂影视小镇确定了“人才孵化+产业基地”的双轮驱动模式。

大厂影视小镇鸟瞰图。大厂影视小镇被媒体评为“2016中国最具文化价值特色小镇”。

人才孵化并不是重复教育资源,和戏剧学院、电影学院不同,大厂影视小镇的人才孵化专注“最后一公里”,从学校到入行的最后一公里实践实用课程。

2大厂是好莱坞导师对中国的第一印象
大厂影视小镇是国内首个以小镇方式打造的影视社区,整个小镇都是欧式建筑风格,设有环形跑步道,内部建有影视公园。这样的景观和建筑设计,其实是为了方便剧组取景,让小镇本身也能“入镜”。

“生态”是大厂的标签之一。大厂自有大规模的水体和绿地,所以华夏幸福在规划上因地制宜,赋予大厂生态系统多样功能。截止2016年底,大厂产业新城累计完工景观有56个,面积近300万平方米,还有55公里自行车环线、124公里滨水酷跑环线等。

6月上旬,罗家英来大厂影视小镇拍戏,同样在香港当老师的他对这里的环境也赞不绝口,他感慨:能来这边上学的学生,是非常幸福的。

创世纪影视教育是小镇的第一家企业,当时还参与了楼体设计。“楼梯怎么设计、每个房间的功能是什么,都是我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创世纪影视教育的董事长陈洁坐在自己设计的办公楼里,回忆楼体动工的时间,2014年3月,当时,影视人才“最后一公里”培养计划的念头在她脑子里已经放了10年,直到遇见李颖,两人畅谈了三天,最终拍板落户大厂。因为是封闭式教学,所以大厂离北京不远且成本低的优势非常明显。

创世纪影视教育目前主要开设有表演、导演、编剧和制片等影视培训课程,每个专业有2-3名好莱坞导师授课,并配备翻译。

在6月份刚结束的编剧专业课程上,三名好莱坞导师第一次来华。大厂是他们对中国的第一印象,他们没想到中国有这么好的校园,学员的基础知识和勤奋也让他们吃惊。课程结束后,每位学生都给老师写了一篇学后感,导师读后竟然哭了。这让陈洁备感意外。

来自好莱坞的导师在给2017首届编剧班的学生们上课。

最后一天,好莱坞导师和陈洁吃饭时,叮嘱她:一定要给这些学生机会,一定要让他们的作品能够落地。事实上,创世纪影视教育“前院后厂”的模式,完全不愁人才输出的问题。好的编剧人才,会被陈洁签入公司,公司帮助他把作品卖掉,甚至为他成立工作室。

2016年9月,河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驻廊坊北三县办事处,落户大厂影视小镇。这意味着企业与审批机构沟通方便,影视项目的行政审批手续被简化、效率获极大提高。“原来一个剧本立项要跑几个窗口,现在是一个窗口里有多个部门,一次全解决了!后面的版权登记保护也在这里完成。”李颖觉得天助自助者,“你真心想做好一件事,总会有人来帮你”。

截止目前,大厂影视小镇已签约超过70家全球领先的影视文创企业,签约落地投资额超过100亿元。入驻大厂影视小镇的企业都是经过了数轮筛选,覆盖影视行业全产业链,从而实现搭建创新型影视生态平台的目标。2016年12月,一支规模10个亿的“京津冀华夏冀财大厂影视产业发展基金”成立,推动融合大厂影视产业的专业优势和多方资本的金融资源,建立影视文化产业及其关联产业的长效引导机制。

3以前很难的事,在这里很容易就解决了
有些学生甚至没毕业,就来大厂学艺,接受“锻造”了。

徐语呈从小在放映机前长大,所以他自记事起就想当导演。在长春上大学的他原本计划毕业后去北京寻求发展。结果去年导师的一句话改变了他人生的轨迹。

老师说:2016年是VR元年,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去试着学学。

于是今年春节后,大四的徐语呈就来到了觉拾壹,这是一家以VR人才培养和项目制作为重点的影视公司,去年落户大厂影视小镇。

徐语呈看好VR的发展前景,他觉得“多学一点,总没有坏处”。万一VR真的火爆起来,他可能就是投入这个产业比较靠前的一批力量。

觉拾壹的VR课程分为VR的空间可视化、VR影视和动画三个方向,每个班不超过20个学员。徐语呈学了没多久就发现,大学学的内容太简单了,以前觉得特别难的事,在这里很容易就被解决了。

学得越多,对这个行业越是敬畏。求学过半的徐语呈吃惊于很多特别好看的镜头和特别真实的场景竟然都是假的,用模型做出来的。“明明这个东西是假的,但你根本看不出来是假的”。

一天的课程在晚上9点半结束。但很多学员会自觉练习到凌晨才回宿舍。来了3个月后,徐语呈瘦了10多斤,除了偶尔看看影视小镇的影棚,他并没有什么时间到处溜达。

大厂影视小镇目前有6个顶尖的电影棚、3个国际领先的4K高清电视演播厅,以及3个制景车间。《欢乐喜剧人》、《高能少年团》、《阿修罗》等综艺节目和电影都在这里完成拍摄。

4怎么满足老外的生活,都成了研究课题
大厂的眼光不止放在了国内。影视小镇的硬件设施都是以世界顶尖标准设计的,这是海内外、影视项目落在大厂的重要原因之一。除了Base FX,美国相对论等教育机构也都完成了签约合作。

Chris半开玩笑地说,“我希望大厂将来可以有苹果商店和星巴克。因为我们之前所有办公室都离星巴克和苹果商店只隔一条街。”

在美国生活多年的李颖特别理解Chris,她自己也是没有咖啡不能活的人。“怎么满足老外的生活,我们都当成一个研究课题了。”

“我们有一个小组,专门研究外国人在中国的生活习惯。除了饮食需求,还有生活、健身、孩子未来的生活等。”在项目规划阶段,李颖甚至研究过“这个园区有几种类型的人”,最后从12种类型缩减到7种核心类型,所以园区是根据这7类人的生活环境和行为方式进行设计的。

虽然大厂目前还没有星巴克,但咖啡简餐即将在今年8月开业,未来还会有红酒吧。很多人选择在大厂工作,因为这里充满机会。

5“这个地方我自己待着挺舒服的”
今年的5月22日,大雨过后的北京出现了绝美晚霞,瞬间刷爆朋友圈。邹沐时也发了,画面里明明是同样的晚霞,但却是北京少有的景致:人和建筑和环境之间,有了更多空间。

照片是他在大厂创新中心I-PARK楼顶拍的。今年3月1日,邹沐时把北京中视观澜广告有限公司搬到了大厂。

邹沐时曾是央视导演,辞职后与人合伙创办中视观澜,提供栏目策划、视频拍摄、样片制作等服务。5年前,邹沐时还在央视上班,却转身在大厂买了房——莱茵佳苑小区。家门口坐817路公交去台里上班要1个半小时,但他上车就睡,反倒不觉奔波。

回想起5年前的大厂,邹沐时笑了,指了指脚下所在的创新中心I-PARK,“以前我们家方圆5公里以内没有二层以上的民宅建筑,前后都是苞米地和麦田——如果有二层以上建筑,那都是工厂。”

大厂创新中心(I-PARK)已经正式开园,现在重点吸引以高新技术、“大智移云”为核心的科技服务平台和科技创新企业。

邹沐时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大厂的房子主要是用来睡觉的,生活变得简单和便宜。“小区有个小面馆,一碗削面7块钱,比北京生活费用低很多。”

由于北京影视产业东扩,邹沐时一路向东看了很多创业场地。最后选择太库大厂孵化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太库的配套好、环境佳。

在大厂住了5年的邹沐时见证了大厂的变化,但他并不知道华夏幸福是太库科技的战略合作伙伴。前者能确保太库在帮助创业者进行产业化落地的过程中更顺利、更高效,真正实现“加速”。

太库(大厂)孵化器的一楼大厅。

他到太库5个月,已经有不少朋友打听大厂的创业条件了。邹沐时一概回复:这个地方我自己待着挺舒服的,如果你们想了解,我建议你们自己过来。

创新中心I-PARK所处的大厂产业新城距离北京国贸30公里,邹沐时告诉朋友:不愿意开车就坐到潞城(北京地铁6号线终点站),我去接你们。“开车大概15分钟,晚上待到11点回北京都来得及。”邹沐时一脸轻松。

中视观澜成为太库入孵企业之前,邹沐时和太库大厂的总经理吕昌宇有过一次谈话。当时吕总介绍了太库大厂的产业布局——文化创意和虚拟现实,并有韩国等国外文创项目来交流、合作、落地,中视观澜可以在太库获得更多项目资源。这让邹沐时很新奇,无论新资源对接还是资本运作,都是“纯搞技术、搞创作”的中视观澜未曾有的设想。

6“我也快出师了,回头我教你们”
太库的确是个创业者国度。邹沐时的团队加班到深夜,太库送来了饭菜和水果;中视观澜有、招人需求,太库帮他们去软件学院招新人、办技能竞赛找牛人。

中视观澜需要招人是个常态,因为这行的人员流动大,也因为邹沐时常常“往外放人”——他带过很多学生、但两年后他就把人放走了。因为担心思维和视野固化,“做出来的东西就会一模一样”。这些学生散出去后,还能把更多项目带回来,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但人员缺口是一直有的。邹沐时今年入驻大厂后,打算就地培养人才。影视行业有个特点,逢年过节时项目最多,但员工都要回家,人手严重短缺。所以他今年从大厂本地招了两个即将毕业的本科生当学徒,专业不限,他手把手地教。“不学特效,就学剪辑。剪辑很简单,是熟练工种。影视不完全是艺术,它是工业化的,完全可以用工业化的流程固定下来。”邹沐时说。

他的教法也很有趣:让学徒把一条90分钟的电影按每个镜头剪开,去了解大师是怎么剪的,这需要花两天时间;然后再让他们把素材重新剪回60分钟、30分钟、剪回预告片——故事依然还是这个故事。最后打乱这些镜头素材,重新剪辑一个新故事。每做完一步,导演组就会来跟学徒讲“这里怎么处理会更好”。

1998年出生的德旭就是邹沐时的大厂学徒。他在河北软件职业技术学院学UI设计,大三时接触视频剪辑,“觉得挺好玩”。因为感兴趣,所以学得很上心。原本打算毕业后去北京继续学设计的德旭,现在却想“多去了解影视行业”。他有两个在学编导和剪辑的发小,目前读大一,德旭跟他们说:“等你们毕业以后,我也快出师了,回头我教你们。”

邹沐时还有个更大的计划——做影视行业基础工种的人才培训,譬如场工、灯光、摄像等,组建出一个大班底,向“邻居”大厂影视小镇输出专业人员。

7 十年河东
潮白河东,很多大厂回族自治县的居民,都能在新城的物业或企业中获得一份工作,体面、离家近、待遇也不错。

觉拾壹的员工高敏去年还有很多朋友不知道“大厂在哪儿”,今年,很多同学和朋友来大厂寻找工作机会,“暂时还没留下的。”高敏说,“你想过来,也得满足这里的要求。”

大厂的清真牛羊肉非常有名,一度占领京津牛羊肉市场70%以上的份额。每次有客户来大厂,邹沐时都会把他们拉去老县城,“烤羊腿、火锅,火锅、烤羊腿,好吃又便宜。”

10年前德旭总跟朋友去潮白河五环公园打球。现在他工作的创新大厦I-PARK离球场更近了,公园被修葺一新,改名为“幸福五环公园”。

布局成五环状的“幸福五环公园”在去年被评为“美丽河北·最美文化广场”之一。

如果说大厂产业新城是一个产品,那么设计者和建设者们从生产、生活、生态三个方面,都花了很多精力去完善这个产品。“当新城与周边无法形成互动时,就是海洋里的一座孤岛。何谈运营?”大厂影视小镇负责人李颖语速很快,但笃定从容。

十年,对于大厂而言只是一个开始,这座新城从诞生初就是一个规划好的产品,而更加完善的配套设施,都在根据时间点逐步推进。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