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籽君独家对话《长城》视效团队Base FX

BY像素种籽

《长城》这样一部巨制,牵动了每个人的目光。怪兽饕餮,宏伟的长城,无一不给大家带来震撼的视觉感受。此次,种籽君非常荣幸邀请到Base FX制片负责人Tiffany Wu、高级合成师王磊来带大家一起聊聊这部正在热映,耗资1.5亿美金的恢弘巨制的幕后制作。

Tiffany Wu
Base FX 制片负责人, Tiffany Wu (吴伊蓓)出生于台北,十三岁移民美国旧金山,毕业于加州大学圣克鲁斯分校。在电影行业十几年的时间,Tiffany一路从制片助理、项目协调、项目经理做到制片人的职位。目前,Tiffany在Base FX负责监管整个视效制作流程并管理团队的调度。她近期作品有《长城》、《美国队长2》、《美国队长3》,《星际争霸战:浩瀚无垠》,《怒火地平线》等。

王磊 Base FX高级合成师。2009年毕业于湖南科技大学,后在中影华龙学习后期制作。王磊于2010年6月加入Base FX,先后参与制作了《金陵十三钗》、《美国队长2》、《变形金刚4》、《捉妖记》、《长城》等多部影片。

Base FX是一家三度获得艾美奖的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在高端生物角色、流体及动力学特效以及写实级别数字环境等方面有着非常强的实力。2010年,公司为《太平洋战争》制作的特效镜头获得业界赞誉,一举拿下艾美奖电影电视系列剧最佳特效奖,成为亚洲首家获此殊荣的特效公司。2011年和2014年,公司分别凭借《海滨帝国》和《黑帆》再次斩获该奖项。2015年和2016年 ,公司参与制作的《美国队长2》和《星球大战7》获得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提名。

一幕视觉奇观,一场饕餮盛宴

“460+的电影镜头,包括所有角色动画镜头、特效镜头、群集镜头,及绝大部分的大场景延伸 , 共制作了资产112个,包括所有角色资产、环境场景、道具资产、特效资产。”在这一连串的数字背后是Base FX所有视效艺术家近两年的艰苦付出,Base FX制片负责人Tiffany在提到这部恢弘巨制时十分骄傲。

“我们制作的镜头遍布整部电影,从开头威廉(马特·达蒙)和托瓦尔(佩德罗·帕斯卡)第一次抵达长城贯穿到最后一场。镜头的制作要求和效果呈现也都各不相同。电影中部分场景的镜头是与其他公司合作的,其中有一部分是由我们主导制作,例如殿帅夜晚被饕餮袭击而死,林梅邀请威廉尝试飞索,士兵们用磁石测试关押在笼子里的饕餮,以及从地下隧道里运送饕餮作饵诱杀兽王这些场景。”

由于各公司合作的镜头相互间有大量关联,最主要的挑战是保证镜头放入剪辑后连贯一致,因此我们必须保证最终的效果和质量。部分饕餮的大特写镜头非常关键,张艺谋导演对每一个小细节的把控也都非常严格。战前和战时的镜头又是另一个难题。我们需要将背景延伸至很远,让整个城墙跟原始镜头一样站满士兵、摆满兵器。在大雾中作战的镜头也让我们面临了新一轮挑战。我们需要添加很多层雾以体现出景深,这项制作是非常耗时间的。

当今的视效行业已经发展为全球化合作的模式,即处于不同国家/地区的视效工作室协力完成一部电影的后期视效工作。Tiffany也向我们介绍了针对于《长城》这个项目Base FX是如何与工业光魔之间协作的。

“每天的沟通和效果参考对制片组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开始我们花了大量时间与工业光魔商讨镜头的制作工程,以确保我们的理解与导演的期望能达成一致,这个过程也涉及到大量关于概念设计、效果参考以及视效预览上的交流。我们每天都有大量的数据文件传输,会定期收到各场的更新,以此了解镜头整体的效果和感觉。在制作过程中,我们制片组一直与工业光魔保持着最新的制作进程沟通,包括每日镜头提交,cinesync视频会议及每周制作安排通话。这种直接的沟通方式,确保了我们与工业光魔的制作目标一致。我们首先着眼于处理主要镜头,让整场的效果保持连贯,然后再添加细节,把每个单独的镜头都做到极致, 甚至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工业光魔的视效总监来Base FX交流的几周非常有效,对我们很有帮助。”

在当下很多电影的视效制作中,数字延伸技术被越来越广泛的运用。通过这一技术手法,我们能够看到场面更为宏大,视角更为宽广的电影场景。在电影《长城》中我们看到的抵御饕餮的主战场长城也是通过这一技术来实现的。

Base FX高级合成师王磊告诉我们“其实是有一个将整个山谷渲染成360度都可以观看的环境球,这个环境球包含了很多分层,帮助我们在后期合成软件中灵活的控制整个场景的光线强度、颜色、高光、反射、阴影、远处山的大气效果,甚至可以根据每个镜头实拍素材的灯光,来调整不同角度的灯光方向。然后我们在Nuke里将这个环境球打包成一个Gizmo,方便大家统一调节和制作,这样,我们就可以根据每个镜头摄像机的位置观看到不同角度的环境,以此来制作背景。当然,这种方式的制作仅局限于透过相机看到比较远的背景,同时摄像机运动不是非常大的情况。

对于近景或者透视角度变化比较大的镜头,需要根据每个镜头对画面的精度要求,来决定哪些部分由环境部门制作渲染,哪些部分由灯光部门来。一般来说,近景的长城由于离摄像机比较近,对画面细节和质量的要求比较高,类似的这些镜头是由灯光部门负责的。远处的长城和山谷,相对来说细节要求不是很高,这些一般都是由环境部门制作和渲染的。但是所有场景中涉及到的群集士兵以及和人物有交互的武器(长矛等)、火盆、鹤架台(女兵战斗时站立的架子)和箭,一般都是由灯光部门进行制作渲染的。”

在电影中,色彩对于观众的视觉、感官和心里内心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所以电影导演经常会将色彩和意象融合在一起来表达他们的电影主旨,以此吸引观众的眼球,使其产生共鸣。

从《大红灯笼高高挂》到《英雄》、《十面埋伏》、《满城尽带黄金甲》,再至目前正在热映的《长城》,张艺谋一直延续着自己对于东方主义美学的独到见解与探索。

而在电影《长城》中,有一场饕餮再次进攻长城的大场面,这场戏被设定在大雾天的情况下以表现守军战士对于战果的未知与饕餮即将袭来的恐惧,导演也特意将画面的整体风格处理的非常单纯与写意。“这场戏导演想要看到像中国水墨画一样的画面,所以我们在处理镜头的时候,会适当调整画面的饱和度,再保证画面颜色不失真的情况下,使整个画面效果不那么鲜艳,不会有特别突出的颜色跳出来。”王磊在谈到这个场景时依然记忆如新,“在这里还想说的一点是,因为导演期望这场戏的雾特别浓,我们经过了多次的尝试,不断的修改和增加雾的效果,最后终于达到了导演的浓度要求。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因为雾太浓,所以几乎所有不同深度的物体都需要单独分层出来进行处理。根据距离相机远近的层级,我们几乎对画面中所有靠近摄像机的物体和人物都需要做roto,所以很多镜头我们都是有几十甚至上百人的roto需要制作,而且我们还需要平衡好每层雾的浓度,保证整个深度的信息是正确的。同时,每层roto的边缘因为透到背景的原因都需要再进行修补和处理,这远远比项目开始时的预想难很多。在此我也要特别感谢各部门同事的鼎力相助,最终我们可以按照导演的要求完成整场镜头。”

整部电影最后的决战发生在首都汴梁一座塔里,光线透过彩色玻璃照射到塔内,形成了彩虹般一道道绚丽的光雾,很多观众都对这一部分充满了好奇,它究竟是如何呈现出来的呢?是实拍还是后期合成?王磊为我们道出了其中的玄机。

“这部分的整个塔是由灯光部门制作渲染的,包括光雾。但导演对光雾有更具体的要求,比如,需要更多光的细节和颜色,这就是由合成在灯光基础上进行制作和添加的了。为了增加真实感,我们会在每层光雾上叠加烟,这样光雾看起来就不会太静止。同时为了保证画面看起来不杂乱,我们也试着平衡和调整每层光雾的颜色和对比,让每一层的光和其他层都尽量有所不同,保证层次分明。”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