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5毛钱!国产片特效现状调查

BY 邵登、子时 @ 腾讯娱乐

《捉妖记》和《大圣归来》两部电影都有一场令人动容的流泪戏:前者是胡巴被关在贴了符咒的铁笼里,看着“爸爸妈妈”离开,放声大哭;后者则是孙悟空眼睁睁看到江流儿被乱石活埋,老泪纵横。

这一次,没人笑场,出色的特效充当了剧情的催化剂。胡巴被符咒击痛,记者身边的妹子抹了眼泪,顺势躺到旁边男友的怀里;看完《大圣归来》,同场观影的汉子边如厕边感叹:牛逼啊,这不是中国人做的吧?!

如假包换,两部影片的特效均出自国内公司之手。像是约好的,国产电影特效在这个暑期档上演了一出群体式的突飞猛进。至少在普通观众看来,他们已经不输、或正在接近好莱坞特效大片。

当然,这一切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为了获得观众认可,这两部电影的特效人在幕后付出了数年的努力,即便成果出众,他们仍能冷静地发现不足。本期《贵圈》,腾讯娱乐采访了《捉妖记》导演许诚毅、特效制作公司Base FX制片人杨月娟、特效主管王绍帅、动画主管高远,《大圣归来》监制金少勇、《大闹天宫》制片人刘晓光、特效公司天工异彩副总经理申远,从他们的口中记者得知,中国电影特效正在孕育着一场大发展。

《捉妖记》中大批量、惟妙惟肖的“妖”,《大圣归来》中流畅的动作、酷炫的环境设计最是令观众兴奋。同样是备受好评的特效,却出自两间背景、从业经历完全不同的公司。他们的成功,至少说明国内特效制作公司在通往探寻特效奥秘的道路上,已经掌握了部分通关密码。

许诚毅亲自上阵当模特,小胡巴的表情全靠手绘

《捉妖记》的绝大多数特效是由Base FX制作的,这间成立于2006年的特效公司总部位于北京三里屯,老板是美国人,曾在好莱坞做过导演、编剧。除了一些从国外聘请过来的特效专家,公司内部超过80%的工作人员均为中国人。

由于老板曾有过好莱坞工作的经历,因此Base FX的发展路径与其他国内特效公司截然不同。它从承接好莱坞影视剧特效的“外包”工作起家,到凭借为HBO剧集《太平洋战争》、《海滨帝国》制作特效,先后于2010、2011年两度获得艾美奖最佳视觉特效奖,如今已经成长为国内最好的特效公司之一。

《捉妖记》导演许诚毅最先接触的是好莱坞著名特效公司工业光魔,由于这是一部在中国拍摄、讲述中国故事的电影,作为合作伙伴,工业光魔将Base FX推荐给了他。在看过作品后,许诚毅决定与Base FX合作。除了对其技术的认可,他另一层面的考虑是:“我在怀柔拍实景,不拍的时候我就可以去三里屯检查特效进程。但如果选择美国团队,我根本没有办法随时赶过去。”

你也许会以为在《捉妖记》中,胡巴萌态可掬的面部表情运用了先进的动态捕捉技术,但事实上电影中所有CG角色均为电脑手绘,“因为我们的妖不像人,它的面部结构和人不一样。”此外,许诚毅也认为很难在国内找到合适的演员能够演出他想要的效果,通过表情捕捉并不能获得精确数据,“如果还需要修修补补,倒不如全片采用手绘。”

从2014年1月份集中制作开始,直到2015年6月交片,《捉妖记》全片的特效制作耗时一年半。在这期间,许诚毅在三里屯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只要有空,他就和Base FX的员工一样上下班,全程监督特效制作。为了让团队成员领会自己的要求,他甚至当起了“人体模特”,亲自示范胡巴噘嘴时的嘴角高低、睡着时脸部抽动的表情,以供动画师参考绘制。对此,工作人员开完笑地评价:“许导超爱演的!”。

《大圣归来》一个镜头能改几十遍,逼疯好几家外包团队

相较于数百人的Base FX,《大圣归来》的制作团队十月工作室就小了太多。与《捉妖记》的工业化流程相反,《大圣归来》是作坊式的成功。

《大圣归来》从策划阶段算起总共用了八年的时间,整个制作周期也耗去了四年。这期间,团队中有人在2011年完成原画阶段离开,在2013年全面复工后又回到团队中。包括导演田晓鹏,所有成员都为了完成这部电影而自愿降薪。制作期间,每个镜头改5到10遍很正常,甚至会改几十遍。为了赶上上映日期,在制作后期导演还找来了很多外包团队帮忙制作。由于制作要求高,这些外包团队吃尽苦头:“干崩溃了好几家,有时候我们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导演田晓鹏说。

《黑客帝国》、《寂静岭》等片的制片人安德鲁·梅森在上海电影节期间看过《大圣归来》后,认为该片的制作水准已经接近甚至可以比肩好莱坞。但田晓鹏团队却认为,在技术上还是有许多不足,是视觉设计的洋气提升了观看体验。

国产特效水平亚洲领先,技术不输韩国、日本

以Base FX为例,前后总共有468人参与了《捉妖记》的特效镜头制作,整个团队包括模型、动画、灯光、特效、美术、合成、剪辑、渲染和视效协调等15个部门,涵盖了特效制作的全部流程。像这样能够主控项目、并高水准完成的特效案例足已经证明国产特效公司的实力。

那么放眼国际,国产特效如今又是怎样的水平级呢?电影《大闹天宫》的制片人刘晓光自信地说道:“就特效的技术手段而言,虽然与好莱坞仍然没法相提并论,但在亚洲绝对领先,不会输给韩国、日本。”

提到刘晓光,他还有另一个更让人熟知的身份——导演阿甘。此前曾执导过《天黑请闭眼》、《闪灵凶猛》等恐怖片的他,于2010年拍摄了亚洲首部全3D电影《魔侠传之唐吉可德》,此后又担任了《大闹天宫》的制片人,并为此成立了自己的特效公司,在内地一众导演中,算是彻底的技术派。据他介绍,目前国产片中涉及的特效镜头,国内的特效公司基本都能制作完成。至于为何诸多大导演仍热衷将特效交给韩国或好莱坞团队,多是出于对国内特效水准的不了解和不自信。

随着电影市场的繁荣,近几年,国产特效电影的数量已经越来越多。即便是国内特效团队的技术实力仍不能和好莱坞媲美,但那些挂着“卡梅隆御用团队操刀”头衔的电影所呈现出的视觉观感,也并未让观众感到满意。这其中,钱——永远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当然,比起动辄被揶揄“五毛钱”的国产电视剧特效镜头,国产电影呈现出的特效水准已算良心出品。

要想特效做得好,花钱肯定少不了

纵观目前效果较好的华语特效片,肯花钱是它们的共同原因。

《捉妖记》的总制作成本达3亿,据特效制片人杨月娟介绍,Base FX为其制作了814个电影镜头,制作内容包括所有资产(特效电影领域中,特效角色、环境、道具都属于资产)的设计制作、所有角色动画镜头、部分大场景镜头、特效镜头、群组镜头等,当时提供给制片方安乐的总报价为9200万,占电影总投资额的近3成。

今年春节档上映的魔幻大片《钟馗伏魔》,片方邀请了新西兰顶尖特效公司维塔开发了黑钟馗、雪妖、蜥蜴等人物资产,再由韩国特效公司Macrograph进行其他特效镜头的制作,全片在特效上的投资达5000万元,占总投资2.3亿元的19.2%。而2014年上映的《大闹天宫》,更是花费了近2000万美元制作特效,几乎是电影总投资额的一半。

至于网友热捧的《大圣归来》,在采访过程中,从制片人、监制到导演本人,全部对该片的特效成本三缄其口。但通过相关媒体报道获知,该片总制作成本约为6000万元。相对于一部没有演员、不用实景搭建,全靠电脑特效完成的3D动画片来说,其特效占比只会更高。

尽管这些数字在国产电影中已足够骇人,但比起好莱坞特效电影的制作费用仍差距甚远。据报道,《变形金刚4》总投资2亿美元,其2/3用于特效制作,其费用折合人民币为8亿左右。需要注意的是,《变4》的特效成果,是基于前3部影片特效研发的基础上。

投资回报比太低,片方赚钱才是大事

特效公司天工异彩副总经理申远向记者透露,目前,国产电影的后期制作费用多数只有几百万,2000万-3000万的项目也存在。但如《捉妖记》、《钟馗》等这类大面积使用特效、高预算投入的电影,在国内屈指可数。

巨额的投入就一定能换来高回报吗?在此前的国产片战绩中,很难将两者划上等号。以2014年国产片票房前十来看,第一名《心花路放》除去宣发费用,制作成本只有3500万,最终票房超11亿,票房投资比为33:1;第二名《大闹天宫》累积票房10.67亿,但制作费用高达3亿,比例为3.5:1;第三名《智取威虎山》总票房8.83亿,投资2亿,占比为4.4:1。再看第4-7名《爸爸去哪儿大电影》、《分手大师》、《后会无期》、《匆匆那年》全是中等成本电影,票房却几乎都在6亿以上。而排在第十位的《一步之遥》,总票房为5.15亿,制作成本为3亿,注定亏本。总投资4亿的《太平轮》分为上下两集上映,上集票房为1.95亿,可称是血本无归。

特效电影在投入产出比上的无力表现,使得多数电影公司更热衷于青春、爱情、喜剧等低投入高产出的类型片。技术上的欠缺,也使得国内片方普遍不自信,特效电影在国内的发展一直未成气候。

如果从1977年的《星球大战》算起,好莱坞的电影特效技术已经发展了近40年。而相对于只有10几年历史的中国特效来说,一切才刚刚起步而已。“如果对比中、韩两国的特效团队,技术层面基本没有什么差别,但对于大项目的统筹协调经验,韩国要比我们强得多。”刘晓光客观地评价现状。此外,国内导演普遍不懂特效技术,特效工作者缺乏创造意识,都制约着特效技术的发展水平。

国内导演普遍不懂特效,工作人员很抓狂

曾经,一位圈内著名摄影师对杨月娟阐述了自己对于特效的理解:“特效就是我给你一滴水,你就能给做出一片海。”这让她感到十分无语。在她接触过的电影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导演对特效完成的效果没有概念,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不清楚该修改什么;好不容易碰到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导演了,但他的要求根本没法完成或者远远超出他给的预算,这中间的沟通成本实在太大。”

比如,如果一部电影要用电脑特效制作一座城池,制作公司需要知道城池的具体细节才能对要进展的工作进行考量。“不知道城池的大小比例,不知道色彩、风格,我们连预算报价都无法预估。”

反观好莱坞,四大特效公司中的三家都是由导演创立,最为著名的工业光魔创始人是拍摄了《星球大战》的导演乔治·卢卡斯,维塔数字的创始人是《指环王》导演彼得·杰克逊、数字领域的创始人是詹姆斯·卡梅隆。这些基于懂行导演的拍摄需求而建立的特效公司,早已磨合出了一套适合好莱坞电影工业体系的特效制作流程。而在他们的带动下,好莱坞特效电影导演普遍都是技术和艺术的行家,如斯皮尔伯格、克里斯托弗·诺兰、迈克尔·贝等。

而在国内,中国影视行业对特效存在的普遍性误解却制约了特效电影的发展,刘晓光也表示,国内不尊重特效制作流程的导演“十个里有十一个!”

特效≠后期,《捉妖记》在开拍前用一年时间做测试

在特效人看来,特效应该先于实拍启动,正所谓“摄影机未动,特效先行。”《捉妖记》的拍摄就是如此。许诚毅在确定与Base FX合作后,用了一年的时间进行特效的测试。其做法是找三个不知名的演员将剧本中的场景演一遍,再通过与特效角色的配合,测试所有预设的场景能否实现。

尽管在CG的世界里无所不能,但特效的制作并非一定要知难而上。特效团队在拍摄前期介入的意义在于:规避不必要的特效投入,能够在实拍阶段调整好的,就尽量避免通过特效修补。这样除了可以节省成本,在技术的实现上,也能够使后期和前期更好的结合,使特效的制作能够通过高效的方式,达到更好的效果。

杨月娟介绍,在《捉妖记》拍摄中,Base FX就派了三个有跟组经验的员工全程记录。他们的基本工作是为CG灯光组还原拍摄现场,帮助特效模拟光源,记录所有摄影机的参数、镜头使用情况,帮助特效参数统一。“如果前期拍摄中需要把某棵树撞倒,跟组人员就要将这棵树拍摄下来,帮助后期特效团队对这棵树进行模拟。”

国内特效师意识有待加强,技术宅也得懂艺术

许诚毅在接触Base FX的初期经历了一段痛苦期,他认可中国特效团队有好的技术,但在理解力和自我创造力层面缺乏经验,这尤其体现在动画部门上:“基本上就是我怎么说他们怎么做,不会有自我创造,这让刚开始合作时的进展很慢。”他认为,尽管统领全片的是导演,但技术人员也要有艺术上的修为,而不能只是把自己当作技术人员。在经过一段磨合之后,许诚毅和团队的合作越来越顺,“他们的进步真的非常大!”

《大圣归来》的监制金少勇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导演或监制不可能守在每个团队成员跟前,有时交待了要求,但是回头再看时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他们的技术都没有问题,但缺少一些意识,就比如孙悟空从高处跌落几个翻滚后,爬起来会抖落尘土,如果不说到位,可能就不会想起加。”

在申远看来,国内的特效团队最缺乏项目磨练,“经验和意识的累积都是要在实战中获取的,这方面我们比国外团队还有很大差距。”

研发能力尚有欠缺,但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此外,Base FX特效主管王绍帅透露,国内特效公司与国外顶尖特效公司使用的软件其实都一样,差距在于插件的开发上。

在王绍帅看来,虽然研发插件在国内特效公司已经非常普遍,但深度和广度上还没办法和国际尖端比,而这并不是特效公司的主观原因:“我觉得这是一个连锁的反应,一定是这个产业到了一定程度,大家对特效制作的精度和品质有了更高需求,自然会投入更多的人力和财力去进行研发。”

《大圣归来》监制金少勇的回应也可以对此做出解释:如片中孙悟空、江流儿等角色的毛发,就是用团队自己开发的系统制作的,但是对于他们来说,效果却并不成功。按照他们心中的标准,出色的特效毛发应该有茸毛和普通毛发,细节到位才能足够逼真。此外,片中的毛发是固定的,无法随着角色的移动而飘动,这也是制作团队的一大遗憾。然而现实条件是,如果达到团队的最高标准,在资金和制作周期上都将产生巨大缺口,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并不会在意这些十足精细的细节。因此,特效师们只好“战略性放弃。”

Base FX特效主管高远认为,这是整个特效行业发展的过程,“处在10年的时候,就应该做10年应该做的事情,这时候做20年的事,不可能。那样的话就会在资源上形成浪费。”

李安导演的《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特效公司R&H荣获了最佳视觉特效奖。在颁奖直播中,当得奖的R&H团队提及他们面临的破产困境时,得奖感言竟然在全国转播的情况下被硬生生截断。不久后,R&H宣告倒闭,此前曾表示“希望特效便宜一点”的李安也遭受了业界的口诛笔伐。

“特效公司的利润非常薄!”杨月娟表示,外界只是看见特效公司的高报价,但鲜有人了解特效公司的高支出。

买设备、做研发,全是靠钱堆起来的

如你所见,一部特效电影动辄几百人的团队、上千万的投入、数月或数年的工作周期,在已经集约型的现代社会里,仍属于劳动密集型的产业。难道特效制作非得搞钱海、人海和时间海的战术吗?

答案肯定!CG的实现必须靠大量艺术家、技术人员通过时间制作出来,这其中包括大量的程序开发时间、大量的图像计算时间,如果想要提升时间成本,只能依赖于科技的提高、计算机运算速度的提升,拿小鞭子抽特效人员是没有用的。

在造访天工异彩办公室时,记者就见到了巨大的处理器机房和数量惊人的苹果电脑、两间影院级别的特效预览室。这些不过是家规模200人以内的特效公司最基本的配备。还有没看到的各种特效器材、需要不段升级、迭代的正版软件费用,一切都是靠钱堆砌而来。而在刘晓光的特效公司GSVFX里,记者试戴了用于面部表情捕捉的头盔,这套看似不太起眼的设备,就价值300万。

连特效师的工资,都是一笔巨大的负担

来看一下好莱坞大片的特效工作人员数量:《阿凡达》特效参与者1855人、《复仇者联盟》1453人、《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1180人、《变形金刚3》1178人……这些影片的成功,是诸多特效公司协同合作的结果。据申远称,《阿凡达》的后期阶段,几乎动用了整个洛杉矶的渲染机房。

可以举个例子感受一下:在美国,一个中等水准特效人员的年薪在4万美元左右,高级人员大约6万美元,顶级人员则是15万美元左右。假设一家规模1000人的特效公司,中、高、尖人才比例按6:3:1分配,其一年的工资成本就要有5700万美元。

在国内,初入行的特效技术人员年薪大概4万左右,3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员工大约年薪20万。一家100人的特效公司,按人均年薪10万元计算,一年的工资支出也在千万以上。而这种规模的团队,很难接到超大型项目。

即便是好莱坞特效公司,也无法单纯依靠制作电影维生。据业内人士透露,电影制作其实是培养特效团队技术的手段,真正赚钱的是几十秒的广告。多年来,好莱坞的特效公司就在广告——电影——广告的利润循环中实现了技术的不断突破。

电脑特效,简单来说就是用数字重构世间万物的过程。这就首先需要对万物进行了解,进而用数字将其解构,最后通过数字将其重新组合。从《捉妖记》和《大圣归来》的成功来看,它们都占了角色是动画特效的便宜。

制作精度国内难寻,技术难度没那么可怕

徐克导演作品《智取威虎山》中的那只老虎曾被视作国内电影特效的里程碑,但只要将这只老虎与《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理查·帕克对比,就能看出明显的差距。

由于老虎在现实中真实存在,其特效制作就必须遵从色彩、灯光照明、解剖、仿生、流体力学等一系列自然科学准则,其骨骼的运动轨迹,肌肉块如何联动,风对毛发的影响等细节都决定了这只“老虎”逼真与否。

尽管《捉妖记》特效已经算是国产特效的扛鼎之作,但由于特效角色为虚构,使得其难度系数小了许多。不过,这也是许诚毅与片方的聪明和务实之处,在现阶段的技术条件下,选择的合适的表现方式,正是国产特效获得成功的必经阶段。之所以,让观众对其视效呈现感到惊艳,主要还是取决于导演对于影片特效精度的超高要求。

然并卵的是,《末日崩塌》国内目前仍做不出来

刘晓光认为,国内特效公司在一般特效制作方面的技术手段已趋成熟,但在物理模拟特效层面缺口巨大。他以《末日崩塌》举例,片中大量建筑物倒塌的镜头,需要物理模拟特效的开发达到相当的水平。目前国内还没有公司能够达到这样的水准,“或许能够通过努力做出几组镜头,但是没办法做出整部影片,需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太大,国内还没有这样的设备条件。”

不过,申远和许诚毅并未给出关闭式的回答,申远认为,如果有充足的预算和时间,国内公司如果能做到合理的分工协作,并非不能尝试。许诚毅想了想,曾经为《捉妖记》的技术实现做了一整年测试的他,保持了自己的严谨态度:“我还需要做个测试。”

总结陈词:

在本次《贵圈》的采访中,作为《捉妖记》和《大圣归来》竞争对手的其他特效团队,均对这两部影片表示了极大敬意。在他们看来,中国电影特效必将随着电影市场的蓬勃迎来一场大发展,所有特效公司都将参与其中,他们之间一荣俱荣。

在这敬意中,又或许包含了一份羡慕之情:并不是每个团队都能够遇到像许诚毅这样懂行又想做事的导演,也不是每个团队的成员,都能够像《大圣》这样,为了理想不计成本,甘之如饴。成功者,除了坚持,也需要一点运气。

但他们又都认同,不久后,就会有更多更好的特效电影出现,这需要整个电影工业体系的健康和前进。而特效人,已经准备好了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