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 FX《唐人街探案2》Previs 制作特辑

还记得《唐人街探案2》里刘昊然饰演的秦风在广场里计算凶手范围吗?纽约城的建筑一幢幢飞速掠过画面、缩小,变成了秦风手里的玩具。

那么问题来了……

在电影实际的拍摄过程中,我们都知道,这些酷炫的特效实际上都是 tan90° 的。那么导演和演员们是如何在拍摄过程中知道这些特效出现的位置和时间,从而把握好拍摄节奏和走位?难道全凭脑洞,一切靠蒙?

此时就有必要为大家讲讲 Preivs 这项技术了。Previs 被称为好莱坞制胜法宝,它的作用到底是什么呢?我们邀请到 Base FX 的视效预览总监 Gavin Boyle 和预览制片人元元来给我们介绍 Previs 在《唐人街探案2》中的应用。

Previs,是 Previsualization 的缩写,我们叫它视效预览,通常是在正式拍摄之前,用3D低模制作动画镜头的形式展示出景别,演员走位,摄影机角度和运动等,供导演和摄影指导在拍摄时参考。

Base FX视效预览团队成立于2014年,是中国目前最大并且首个提供视效预览服务的团队。从2014年的5位成员,到现在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14位艺术家,这支团队能够提供从视效预览、现场支持到后期预览的360°全方位服务。总监Gavin Boyle拥有超过20年的经验,在工业光魔等世界知名特效工作室有过从业经历。在他的带领下,视效预览团队已经参与了诸多中国顶级导演的作品。如许诚毅导演的《捉妖记》(2013)、陈思诚导演的《唐人街探案2》(2018)等。

做 Previs 就像做电影

作为 Base FX 的视效预览总监,Gavin 和他的团队从陈思诚导演来讲戏开始就已经进入了状态,用他们的玩笑话说 “Maya 一开就是干”,六周的制作周期对于一部高品质的视效预览来说十分紧张,必须一刻不停的快速思考,超速运转来完成这些镜头。

Gavin 向我们介绍了Previs 的制作流程:“这几步,其实很大程度上就像是在电脑里拍电影。”

而用制片人元元的话来讲, “我们 Previs 团队就像一个实验室,在电影开始真正砸钱之前,导演、摄影指导、特效总监,都可以用视效预览对影片中比较难的、贵的戏份做实验,从而为导演找到最合适的拍摄预案。跟传统的二维故事板相比,最终的 Previs是分镜中的“战斗鸡”,故事板2.0 。”

当时《唐探2》全剧组在美国只有40多天的拍摄期(顺利杀青可以说是6到飞起!),有了Previs提供的直观的预演镜头剪辑,导演、摄影指导和视效总监、以及制片人就能够在更短的时间里,更合理的控制预算和制定拍摄计划,节省人力物力财力。

下面就让Gavin 和元元来带我们看看具体的 Previs 镜头解析吧!

“在《唐人街探案2》里,我们做了 4 场戏,包括主角在小公园广场计算凶手范围,时代广场马车追逐,地牢推测犯罪轨迹,纽约城迷你版拔楼。约 10 分钟,近 300 个镜头(每个镜头若干个版本),包括制作资产在内, 只有 6 周时间。”负责把控整个项目进度的制片人元元告诉我们,“导演带着剧组在美国争分夺秒,我们在北京和时间赛跑”。

在预览中时间最为紧张的是纽约街头撞车这一场,在提交了一个版本之后,剧组根据在纽约看景的结果临时改变了撞车全段的设计,所以视效预览团队又重新制作了在纽约街头撞车的镜头,并最终得到了导演的充分肯定,在实际拍摄中也几乎全部采用了这个方案,宝强在拍完这场戏后则直接....吐了(⊙o⊙)…

纽约街头撞车

在预览中最困难的是纽约城楼体缩小这一段。陈思诚导演讲戏时描述了他希望呈现的视觉奇观的效果,他期望实拍素材之前能看到比较精确的动态效果。预览团队尝试了不同的方法,并发送多个版本帮助导演寻找他要的那种感觉,但在制作过程中,还是遇到了一些困难。

楼体缩小动图

这几个镜头里面,楼体不是原地缩小,而是整个城市等比缩小,镜头里实际呈现出来的效果跟故事板是有出入的。Previs主要使用的MAYA软件无法做出来这种级别的解算,为此,他们专门找了特效组的人帮助做了特效解算测试,在非常紧张的时间内,最终实现了楼体一边缩小一边飞速掠过镜头的具象三维效果,达到了导演的要求,也为影片的后期制作提供了非常准确的参考。 Previs - 高质量,低成本

除了复杂镜头预演,Previs部门还经常为剧组主创发现和解决问题,还记得《唐探2》里的无极图吗?

无极图,人体五脏,曼哈顿对应图

Gavin告诉我们,原本素材中的无极图是一个规整的长方形形状,与人体五脏的位置并不匹配,并且如果直接盖在曼哈顿狭长的地形上,案发地点就明显不能匹配,有两处直接在河中间里和中央公园里的一片空草地上。 “Oh ! It’s not fit !” 所以Previs小伙伴们尝试调整五行元素的构图,使其基本符合人体五脏位置的同时,重叠在地图上也能与剧中案发地点基本吻合。

Previs 同时也为摄影指导和视效总监提供了参考。对于拍摄人员来说,他们很多时候都在拍绿幕,拍空房间,而仅凭故事板很难做准确的判断。而视效预览团队在制作中使用的尺寸都是非常准确的真实世界尺寸,包括每一个人物,每一辆车,甚至每一个摄像机的大小和位置,都经过精确的计算,就是为了保障每一个预览的镜头都可以直接实拍。

尺寸精确的技术预览镜头

每一部电影,Previs 这个 “实验室” 都会为大量复杂的、烧钱的镜头进行三维预演。制片人元元和协调员Vicky,除了把控工作进程,预判可能发生的所有情况,还负责内外沟通,让整个团队凝聚起来,确保按时交片,保质保量。而团队里的每个小伙伴,都会把自己当做导演和摄影指导,全身心地投入创作和制作,确保高质量地完成制作。

沟通? 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

近年来,国内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开始意识到 Previs在特效大片中的作用,为了短时间内尽可能好地呈现每个导演的想法,Gavin会和导演、摄影指导、视效总监保持密切的沟通。大家都在为能够做出可拍性高,同时又美观的镜头一起努力着。

想成为Previs团队的一员吗?

Gavin回忆起他入行时的经历:“我是从2D动画师做起,早年也完全不知道 Previs。但是我在上学的时候学习了一些 3D 的课程,所以我知道一些动画,建模的知识。但是要知道学校教的东西是很有限的,在实际的工作中才更能让自己不断地学习和进步。”

“我希望想要做Previs的人,能会使用MAYA等软件,但更重要的是理解电影语言,懂得如何利用镜头来讲好故事。我们团队中的艺术家都是通过一个个项目来不断积累对电影语言的理解和使用。工作中想要提高自己,也有很多方法,比如练习摄影,用手机去拍摄,训练自己的构图能力;巩固知识,把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运用到电影制作中;向前辈请教,向导演学习,向摄影指导学习,向每次工作中的人学习,你会逐渐发现你的进步;不要害怕犯错,在错误中才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才会做的越来越好。”

在中国的五年间,Gavin 经常被很多学校邀请去做 Previs 相关的指导和培训,虽然国内大学很少有开设专门的课程,行业也极度缺乏真正有制作经验的预览艺术家,但是这几年他发现通过行业需求的推动和特效技术的普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接触并尝试Previs工作,作为国内视效预览的领军人物之一,Gavin 非常期待未来有更多热爱Previs的成员加入。

分享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