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se FX创始人展望中国娱乐重工业发展趋势——2017欧特克AU中国“大师汇”

@ 热点科技

由全球二维和三维设计、工程及娱乐软件技术的领导者欧特克软件(中国)有限公司(“欧特克”或“Autodesk”)主办的2017欧特克AU中国“大师汇”再度登临上海。大会首日高峰论坛上,来自亚洲领先影视特效公司Base FX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remble发表了有关中国娱乐重工业发展趋势的主题演讲。

Christopher Bremble:我们Base FX是2006年成立的公司,在中国、马来西亚、洛杉矶等有几个办事处,拥有超过600位的员工。我们做了不少的项目,首先,帮助美国一些电视、电影做了特效,慢慢和HBO合作,我们后来参与《太平洋战争》特效制作,我们还做了《海滨帝国》、《关键第四号》的特效等。公司2006年成立以来成长很快,我们和不少公司合作,推动电影制片厂的业务发展,包括《星球大战》的拍摄。我们不仅仅在美国,在北京也和不少年轻艺术家合作,共同打造好的娱乐产品,这些电影是家喻户晓电影。包括《星球大战》,这对我们第一次参与制作的大片获得奥斯卡最佳视觉奖提名。我们也与中国本土公司合作《捉妖记》,这个电影的合作过程当中给我们带来很好的体验。另外我们参与一些其他中国电影电视拍摄,包括《长城》,还有刚才其他一些。我们也和不少知名制片公司、导演建立关系,包括美国还有一些中国客户,我们做了很多中国电视行业特效制作,获得很多奖项。

Base FX是做视觉特效和动画公司,我们了解中国电影电视以及娱乐市场上的需求。我们看到,中国娱乐行业发展非常快,已经成为了发展最快的行业之一,也吸引了众多人才涌入到电视、电影行业。我们公司也发生一些调整和变化,包括分成几块内容业务。一个是创意服务,第二是动画工作室,我们在厦门建立了动画工作室;还有内容开发,内容开发是和中国公司一起来讲述故事;还有培训。

我们倍视学院,很快就能够正式招生,学院设在离北京不远的河北大厂, 而且所有老师都是特效总监,过去几年是行业当中从业者,希望能够培育年轻一代特效制作艺术家,推动中国电影电视行业蓬勃发展。我们也有来自澳大利亚FXPAD与我们合作,另外Maya也是我们合作伙伴,帮助我们培训流程,采取更多先进教育方法。还有是Shotgun里面也有一些培训工具,Shotgun是我们工作当中使用很多工具。

欧特克是我们老朋友,目前Shotgun是我们离不开的一个工具,也是首次教给我们学员使用这个工具,帮助他们怎么利用这个来制作电影特效。Shotgun成为教育学和培训当中很重要工具,而且再过几周我们能够得到欧特克更多的支持,我们知道整个电影电视行业发展非常迅速,我们这个行业对特效需求也是不可低估,所以这是为什么我们每天都迫切去得到更好工具,能够有更好人才来和更多导演合作。

刚才我说了要谈未来,我们今天都想知道未来趋势。中国的银幕数量超过了美国,中国的银幕数增长速度很快,中国电影票房2016年第一季度增长50%,估计再用一年时间可能就完全超过美国票房成为世界第一票房收入国家,万达电影也是海外做了很多并购,进入了好莱坞。这是人们对票房预期,但是在这个过程当中也出现了一些问题,最大一个挑战就是目前电影院好片子不够多,还不够去吸引更多观众来电影院观看电影,所以中国电影票房停滞也表明了消费放缓,影响整个行业发展速度。美国看到的情况不太一样,美国这个观影人数占比,过去几年保持比较平稳的比例。大家知道背后原因,中国有爱奇艺、有优酷,美国也有类似的平台,所以不在电影院看电影,这是一个增长趋势。大家可以看到爱奇艺达到1千万用户只用了一年时间。

从上世纪40年代开始,美国观影人数的比例开始持续下降,而且也受到了其他一些媒体影响。但是我们做电影电视人来说,看到观影人数下降趋势,我们却需要更多鼓舞,迪斯尼去年票房是历史上最好的一年,所以故事有两面性。美国市场一方面看到是观影人数下降,另外一方面看到电影公司成功。迪士尼为什么取得成功,看看他们背后成功因素,2016年迪士尼推出一些影片,也有大片,包括灾难片、动画片、英雄片等等。如果详细看一下全世界情况,这是一样的,世界上排名前十名电影,与迪士尼票房排名前十的电影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包括了一些超级英雄片、灾难片。可以看到整个世界包括中国电影市场都朝重工业化趋势发展。特效将会成为电影当中最为重要一部分,不光讲故事,同时还要使用一些年轻的导演,他们把中国故事用全球方式讲述,来打破语言和文化一些障碍,能够吸引更多电影观众,能够走向全球,这是一个大趋势。

欧特克给我们提供了一些工具,包括管理的工具和制片工具,都能够让我们更多的,让年轻电影制片人把中国一些电影,更好一些方式展示给世界观众。我们看到有一些电影是起源于中国,在动画片当中有不少片子是来自中国元素,而且我们也很快可以看到有更多动画片是从中国走出。所以非常感谢欧特克给我们提供这些软件工具,能够让我们有更大的发挥,能够有更多创意。我们不光讲故事,还需要这些工具帮助我们做更好特效。刚才看到机器学习能够帮助我们把电影当中特效做得更好,目前我们正处于电影制作新纪元元年,未来能够有更多数字化技术,帮助我们把电影故事讲得更好。

会后,Base FX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remble参与了媒体专访,以下是媒体专访内容。

Base FX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Christopher Bremble接受媒体专访

记者:请您简单介绍一下Base FX跟欧特克的一些合作关系。上午您有一段演示很震撼,不知道您如何评价像欧特克这样的工具软件跟人的一些创作灵感之间的一个平衡关系?谢谢!

Christopher Bremble:我们跟欧特克的合作是两个方面,第一方面是跟欧特克的创意工具软件进行的合作,第二个合作是跟被欧特克收购的一个公司的合作。欧特克的Maya软件是我们在做3D绘图和动画特效方面用得非常多的,因此可以说这个软件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功能,这也是欧特克在过去20多年里努力的结果。欧特克在不断地去收购新技术,而且自己还在不断创造新技术,这些技术都使得这些做3D特效的公司更加熟练地去运用。对于Base FX公司来讲,我觉得我们有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我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第二个合作,就是在管理方面我们是用的Shotgun这个软件,我们是这个软件的早期使用者。Shotgun的帕克先生还有他的团队给予了我们大量的帮助,因为早期Shotgun是一个纯云服务公司。因此Base FX成为中国唯一的一个公司,就是Shotgun可以在本地去给我们做一个服务器来本地安装软件。

我觉得还有一点我们得到了很大的帮助,我们的理想就是培训中国新一代软件使用团队,所以我们需要项目管理员和团队都去接受培训,让他们使用软件的水平可以达到一个国际标准的程度。在这方面,Shotgun还有欧特克给了我们很多的帮助。

记者:我有两个问题,能不能给我们举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公司特效制作部门面临的几个挑战,以此来说明这个软件在这个过程当中对我们是很有帮助的。第二个问题,首先祝贺您在中国特效制作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我想凭你十多年在中国工作的经验,请你谈一谈中国传媒市场有什么样的潜力,有什么样的挑战,有什么样的前景?

Christopher Bremble:你刚才问到欧特克的软件怎么帮助我们解决我们的挑战,其实例子会有很多,不胜枚举。给您说一个简单例子,最近我们在做一个创意的影片,在这个影片中,我们需要真实感非常强的特效,也就是说像一个人他动胳膊的话,他身上的其他部位都要跟着去动,这个是难度非常高的。所以,我们就去找到欧特克的Maya团队,因为每个公司都会有自己去定制的关于制作真实特效的产品,比如说像迪士尼还有皮克斯,我们也希望能够去跟欧特克共同开发。所以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是非常灵活的,他们对于我们想要花的时间、关注点都非常得开放。而且我们其实并不是希望从他们那边要一个解决方案,因为我们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只是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去操作,Maya团队就给了我们非常非常好的建议,他跟我们谈到了过去这些操作的方式,以及是否对我们可行,还为我们制定了一些路线图。我觉得在这个方面可以展示出欧特克对我们的帮助是非常大的。

还有一点就是欧特克的工作态度。视觉特效对于欧特克整个公司来讲是非常小的一块工作,也是他们比较小的一块市场份额,但是他却给了我们非常多的重视,还有很多的客户支持,是超过了这个市场规模的。他们很愿意请到一些专业的工程师跟我们坐下来探讨,而且他们的态度都是非常积极主动的。

我认为中国娱乐市场面对的最大挑战是人才,这不仅是电影或者娱乐行业,中国的任何创意产业面临的挑战都差不多,都是人才。并不是说中国没有人才,中国有大量年轻的还有好奇心旺盛的人才,但是他们很难留在中国,留在这个行业。所以对我们来说,我们最重视的就是去开发人才、培养人才,我们一直坚信人才不是招聘来的,所以我们会去招一些没有相关行业经验的年轻人,然后再我们公司培训,培养他们成为一个合适的人才。当然这个过程是更加昂贵的,但是我们认为这才是未来的一个出路或者趋势,所以我们公司在人才方面是投入了大量的资源。

其实全世界各地的电影行业,我们为他们提供了大量的顶尖毕业生,相当于是校友,目前大概有40—50个在Base FX接受过培训的人才,现在在西方顶尖的工作室工作,而且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西方的工作室会来到中国招聘人才,我认为这预示着中国的人才在未来还是很抢手的。

您刚才也问到中国娱乐产业的未来是怎么样一个走势和趋势,我认为现在对于中国的娱乐产业来说是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代,是因为中国有很多年轻的导演和编剧。像我们Base FX这样的公司,我觉得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几乎中国电影都会在某一个场景下,或者某一部分需要一些视觉特效,或者是艺术特效。这个都需要找到我们,因此我们大量的机会都跟中国年轻的编剧导演去讨论。我们感觉到中国的电影行业发生了很多的变化,特别是故事的讲述方式更加国际化,电影类型更加多样化。中国要拥有自己的电影产业,当然这个电影产业可以发展得更像法国的电影产业,或者更像好莱坞的电影产业,我认为可能好莱坞会是中国电影行业未来的发展方向。未来我所期待看到的是更加有野心、更加大规模的一个电影制作成为常态。

记者:您好,通常来说影视特效制作公司会有自己擅长的一些领域,比如说大到类似于像海洋或者宏大的战争这种场面,小到像野生动物的这些纤维的毛发,我想问,从Base FX的角度来看,你们更擅长于哪种特效的制作,还是说你们对每一种领域都比较有建树?比如说历来和好莱坞合作的一些大片当中,如果遇到一些特效部分,Base FX如果不擅长的话,你们会怎么处理这些场景?

Christopher Bremble:其实我们在每个领域都很擅长,主要是因为我们做的量非常多,所以这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而且我们不依赖任何一个特效元素,我们是一个很大的公司,我们覆盖的领域非常广,我们体量足够大去让我们在每一个领域都可以做得非常好。

你要问我们最擅长的部分,我们最擅长的是环境特效,因为在很多电影中其实都需要环境特效,甚至有一些你觉得它应该不是电脑做出来的,其实也是电脑绘图出来的环境特效。比如说最近在拍一部电影是描写30年代的北京,你如果要有一个鸟瞰图的话,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宏大的场面,但是现在已经无法复原这个城市30年代的样子,所以这就需要我们去做数字环境的绘制。这种大场景的环境特效,就像《长城》这部电影里的效果是我们最擅长的。

您刚才问到,如果遇到我们不能处理的场景该怎么办?因为我们跟工业光魔的合作是要求我们不可以去找第三方公司处理这件事情的,所以我们的的确有挑战,一方面中国电影在特效方面的预算并不高,因此我们缺乏建立渲染方面基础设施构架的条件,比如说计算能力等等,这一方面的确限制了我们。

记者:作为一家中国背景的特效公司,在国际市场,尤其像好莱坞这种高规格、高竞争的市场环境下,如何做到脱颖而出?从长久来看,如何去持续地保持竞争力?

Christopher Bremble:谈到竞争力这个概念,我觉得竞争力这个概念是三维的,第一个维度就是你的创意是否足够好,第二个维度就是我们是否有足够优秀的人才去执行它,第三个维度就是价格。第一个维度,因为我们的创意是世界级的。在第二个维度上,我们也看到现在的人才流失其实都是流向了西方的工作室,而且我们认为这种趋势还会持续,因为对于一个25、26岁的年轻人,如果伦敦有一家工作室找他去做一年的工作,他肯定不会拒绝的,但是他们还是会回来的,在他们回来的时候,我们就会再次把握住这些人才。第三个关于价格问题,其实中国是唯一一个特效大国,但不对特效行业进行补贴或者减税的。你会看到像新西兰、英国、加拿大这样的国家都有这个行业的大量补贴,这些国家的公司就特别有竞争力,在中国实施同样的补贴和减税政策之前,我觉得中国还不能够完全跟这些国家的公司竞争。但是对于我们公司来说,我们现在还是有价格优势的,但是未来会不会有呢?也不确定,所以对于我们来说,最紧要的就是赶快在这方面去做出努力。

记者:大家都知道,电影特效其实从一定程度上可以决定一部电影火不火,想请您分析一下,您对影视特效未来的发展趋势怎么看?

Christopher Bremble:我觉得未来会有两个趋势,第一个趋势就是你会看到中国对于特效的需求会爆发式增长,现在只是中国特效行业刚开始的阶段,后面还会有一大波增长。第二个趋势,我们看到现在的技术和工具会越来越强大,就像今天上午欧特克的演讲里面展示的,现在还在深度的机器学习,加上计算机带来的自动化让我们的特效变得更加容易去做。这样的话,中国的特效就很有可能会走出国际,就是说以后会有很多的中国电影行业对特效需求,与此同时国外的一些公司可能会找到中国特效行业去做一些国际性的项目。

在美国我们感觉到视觉特效对整个计算机行业的技术发展起到了一个很重要的推动作用。你会看到早期的视觉特效公司,他们的人才是来自于军工的,就是一些设计战斗机的人才,他们流出到了我们这个行业里面来,这对于当时的技术做了很大的推动。像机器学习、模拟这种特效,其实它的技术含金量是极其高的。你会看到在美国2001年之后,视觉特效的创新就少了,这是因为很多的人才流回到了军工行业去做军事的设计和开发了。

对于中国来讲也是一样的道理,我们的视觉特效方面的技术技能的发展,对于中国整个工业崛起都会是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对视觉特效来说,他可以是年轻人事业的开端,因为他感觉比较酷,比较适合年轻人来做。这方面的技术开发和发展对于中国去做其他的机器学习、机器视觉等等方面,其实都是一脉相通的。

我们跟大家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税务减免方面,我们看到在蒙特利尔的工作室能拿到40%的税务减免,是非常高的一个政府投入,所以很多视效工作室都是在加拿大的。

欧特克大中华区传媒娱乐行业总监林志铮:从刚刚Christopher先生的讲演里面,有一点不知道各位媒体朋友有没有注意到,它是一个中国公司的背景,八个人从中国创业。虽然他说他公司是一个很年轻的公司,可是我们的动漫产业电影现在也就是十年,一样也是这样一个过程。可是他们做了那么多好莱坞大片,我们也有很多本土的,北京、上海的电影公司,为什么没有办法像他们这样有跟全世界合作的体量,其实这是一个关键问题。我也许没有答案,我看了中国这么多客户的时候,其实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一个点,他们不是外国企业,他们是一个本地企业。也有很多中国本地的企业在北京、在上海,为什么不能像他们一样的制作水平,能够投入到教育上,能够投入到基础上,这是一个根本的问题。

我们现在正在解决这个事,关于在中国落地的问题,我想我们今年年底会很快服务到本客户。教育人才永远都是一个问题,从水晶石到现在很多年了,我想我们还是缺很多好的人才。

分享这篇文章: